M小梦爷

一个人的山河.

【超舒服】与光

*ooc勿上升 圈地自萌

*BE





00.

我想在你眼里撒野奔跑,

我想一个眼神就到老。

01.

这怎么能叫喜欢呢?刘舒宁趴在桌子上,盯着一张数学试卷出神。她已经被太多无所谓的事情压的喘不过气:这张试卷还没搞懂的数学题、上周一直没有时间解决的物理题、拗口难背的文言文......

明明之前的她什么事都可以迎刃而解,可现在她才发现,原来自己也不是一个万能人。

高三已经开学一个星期了,大家好像还没有从暑假的狂欢中脱离出来,每天上课好像也没有精气神儿,反倒八卦娱乐讲的眉飞色舞。

刘舒宁起身,拿起桌下的水杯打算去接杯水喝。

她低着头,脑子里在一遍遍的过着那道失分的数学大题。是什么地方出了纰漏呢?她越走越快,直到撞上了人。

“嘶...”那人倒吸了一口气。

刘舒宁惊慌失措抬起头,连忙道歉:“对不起啊,我没看见你。”

刘超硕反倒笑了,他揉了揉刘舒宁的头发,把她的水杯拿了过来,和她一起去接水。

“怎么了,看你魂不守舍的。”刘超硕歪了歪头,有些关心的问刘舒宁。

“没什么,”刘舒宁叹了口气,“还能是什么,数学呗。”

“你说这次月考?我看你考的挺好的啊。”刘超硕有些别扭的抓抓头发,似乎有些不解。

“嗯...143分,已经不算好了。”刘舒宁有些失落的摇摇头,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

“没事儿,不过你要记得,”刘超硕顿了一下,“下次走路记得看路。”

撞到我身上没事,别人就算了。

02.

“诶,你真的没觉得吗?”栾梦瑶扭过头看向刘舒宁,而后者正一脸认真的解决物理题。

“什么?”

“你和刘超硕...是不是?”栾梦瑶抿抿唇,有些羞于启齿。

“是个屁!”刘舒宁用力把笔摔到书上,“你们一个个都咋回事儿?为什么都会觉得我们俩不正常?”

明明就是很正常的父子关系。

“好好好。”栾梦瑶点点头,把世纪金榜推到刘舒宁面前:“这个题我还不会,你给我讲讲。”

“这个题?”刘舒宁低头看了一眼,刚想嘲笑栾梦瑶是不是傻,仔细一看才发现昨天刘超硕刚给她讲过这个题。

……

“我也不会,你去问班长吧。”她声音淡淡的,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

“行吧。”栾梦瑶也沉默了。

03.

“艺术节?”刘超硕看了疑惑的看了一眼来找他谈策划的范旭阳,习惯性的回头看了刘舒宁一眼。

“怎么来找我?你可以问问刘舒宁的意见。”

范旭阳也回头看了一眼正奋笔疾书的刘舒宁,笑的眉眼弯弯:“我刚才就去找她了,她向我推荐了你。”

刘超硕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点点头答应了。

范旭阳也满意的点点头,把策划书放到刘超硕的桌子上,转身回座位了。

刘超硕拿起那张策划书仔细端详了一会儿,把它放到桌子最显眼的位置,又盯了一会儿后,满意的打开了一本五三。

那张策划书的角落清清楚楚印着一行字:艺术节策划:刘舒宁 刘超硕。

04.

夏天来的好快。

像是一下子就变热的天气,操场上几不可闻的蝉鸣声,小卖部里已经预备好的冰柜…都在预示着夏天的到来。

刘舒宁踩着自己的影子,和刘超硕并肩走在了回班里的小路上。

“喝可乐吗?”他递给她一瓶起开的可乐。

刘舒宁点点头,接了过来。

“怎么不是冰镇的?”她有些失望的开口,喝了一口发现更失望,“还液化了。”

“女孩子少喝一点冰镇碳酸饮料,对身体不好,”刘超硕顿了顿,“尝尝味道就好了。”

“你真的好像老干部哦。”刘舒宁捏着那罐可乐,嘴角上扬了一个弧度。

“对了,艺术节的方案你选了A还是B?”刘超硕终于想起了他要问的问题。

“B吧。我觉得B更符合我们这群人一点,但就是感觉太跳,年龄大的老师和校长们可能不会很喜欢。”刘舒宁喝了一口可乐,想了想。

“嗯。但是我觉得校方既然要做一个号称学生们的艺术节来给检查团看,B方案也更合适。”

“嗯……”刘舒宁犹豫了一会儿,“我也觉得检查团不是傻子,可我就是害怕他们玩那一条职场潜规则。”

“行啦,”刘超硕又摸了摸刘舒宁的头,“大不了我今天晚上加个紧,给你做一个C方案。”

给你。

“好。”刘舒宁看了一眼刘超硕,捏可乐罐的手更用力了。

05.

艺术节比想象中顺利。

他和刘舒宁站在舞台台阶上,看着所有的高三学生进入会场后,打算和导演交流一下台本之后就下去找个位子欣赏一下节目。

“你先去占位子吧,我去说就行。”刘超硕把刘舒宁手中的台本拿了过来,不容分说就把她推到了观众席一侧。

那句“你怎么找我啊”也硬生生咽了回去。

刘舒宁闷闷不乐的找了一个位置坐下,她看着前面的人潮涌动,帷幕也缓缓拉开。

刘超硕这个骗人精,他在哪呢?

不是说来找自己的吗。

刘舒宁这样想着,也无心看节目,左顾右盼的满会场找刘超硕,却没有发现半分他的身影。

“找什么呢?”听到这个声音,刘舒宁连忙抬头,发现是刘超硕之后绽开了一个大大的微笑。

“我这不是担心你找不到我嘛。”

“我怎么可能找不到你,”他的声音越来越低,“你多耀眼啊。”

“嗯,什么?”刘舒宁没听清。

“没有没有,一起看节目吧。”说完,自然而然的在她身边坐下了。

06.

这是喜欢吗?刘舒宁不止一次反问过自己,也不止一次的自己否定了自己。

这怎么可能是喜欢?他明明对每一个人都这么好,又怎么能用特殊眼光来看待呢?

刘舒宁放下了手中的笔,转头面向窗外。月亮时隐时现,被乌云笼罩了大半,像极了此时的他。

这次月考已经退步不小的名次了,再这么下去迟早完蛋。

她看着那张成绩条想了很久,最终还是揉作一团扔到了垃圾箱里。

前途和他,她自然分的清哪个更重要。

07.

变故来的太快。

或许是上天弄人,就在她刚立下决心要好好学习的时候,班里就开始莫名其妙传来了她和刘超硕的绯闻。

每个人看到他们俩挨在一起就会发出哄笑声,甚至更有甚者竟然把他们俩推到一起。

一而再,再而三,三而再的“开玩笑”,刘舒宁终于忍不了了。她先是对刘超硕说,可后者一脸坦坦荡荡。

“害怕什么?假的又成不了真的,咱俩问心无愧就好了。”

原来不能成真吗。

刘舒宁自嘲的笑了笑,附和着他点点头。

“我们可是最铁的哥们。”

哥们个屁,谁他妈想跟你当哥们。

可他们不听,甚至更变本加厉。

刘舒宁愈来愈沉默了,每天都只抱着书坐在座位上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

大概是人越沉默,施恶的人更厉害吧。

那群男生无聊到跑去问刘超硕:“你真的喜欢刘舒宁啊?你不怕志哥侯哥砸你?”

她听到刘超硕不耐烦的声音:“拜托,我怎么可能喜欢她?你们能不能不要这么无聊?”

轰。

像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也像是晴空里的雷鸣。

都来的猝不及防。

08.

刘舒宁开始疏远刘超硕,后者也清清楚楚感觉到了。他想找她谈谈,可每一次都会被刘舒宁以作业多要学习的借口拒绝了。

刘超硕也识趣的不再来烦她。

后来两个人考上了不同的大学,彼此之间的练习也短短的只停留在高中同学聚会这么一个肤浅的表面上。

刘舒宁直接移民去了洛杉矶,而刘超硕则留在了上海继续打拼。

像是曾经交叉在一起又奔向两个极端的射线。

他们之间本来就没有什么不同。

09.

可刘舒宁慢慢养成一个习惯,她会在星期天的时候一个人在家看一场无声的黑白看电影。

拉上窗帘,她仿佛与老电影融为一体。

那个时候的人们多好啊,甚至不用说话就能从彼此的眼神里看出一切不一样的爱。

她偶尔会想起高中时候的一些事情,她想起打游戏的时候刘超硕对她说的话。

“我不会让她生气的。”

“我怎么可能会让她生气。”

10.

他与之我,像是道光。

可洛杉矶不许有光。

FIN.

评论(5)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