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小梦爷

一个人的山河.

网恋对象是老师怎么办(中)

*数学老师毕×数学课代表侃

*ooc我的

前文戳主页

000

李希侃有些害羞,红着脸捶了黄新淳两下,嘴里不停的嘟囔说谁是你嫂子。

黄新淳被捶的说不出话来,冲毕雯珺使了个眼色,趁李希侃没反应过来跑出了办公室的大门并且十分体贴的给他们关好了门。

不愧是养了这么多年的弟弟。毕雯珺满意的点点头。

“希侃。”毕雯珺看向李希侃,眼睛里亮晶晶的闪烁着星光。

李希侃也抬头看他,两个人的目光一接触,空气变得有些燥热,若有若无的粉红泡泡挂在天空飞。

不行,太暧昧了。李希侃脸红了,他受不住了。

“老毕…”李希侃开口,不自然的把目光偏移了一些,刚想转移话题时毕雯珺开口:“李希侃,我会等你的,但你一定别让我等太久。”

严肃而认真,这就是毕雯珺。

“好。”李希侃听到自己答应了一声。

001

李希侃回到教室时黄新淳正趴在桌子上嘴里念念有词。

“哎呀咋捣鼓啊,李希侃回来会不会杀了我!!黄新淳你是不是有病?!为什么就这么轻易地承认毕雯珺是你哥啊啊啊啊!!!啊啊啊黄新淳你什么时候这么怂了!!”

“你啥时候不怂?”李希侃嫌弃的把黄新淳从桌子上拉起来,目光灼灼的像是要把黄新淳烧着。

“嘿嘿嘿嘿嘿,”黄新淳自知理亏,也没敢多嘴,“你也没问我呀。”

“???Are you kidding me?我没给你看过他照片吗!你这张嘴一天天的净瞎叭叭!”

好吧。黄新淳向李希侃低头。

忍一步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

李希侃刚想好好说道说道他,这时毕雯珺拿着一摞数学卷子进了教室门。

毕雯珺这么狠的吗?李希侃目光复杂的看了一眼黄新淳,发现后者也目瞪口呆的看着他哥。

台上的毕雯珺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慢条斯理的开口:“作为你们的老师,我觉得我要必要摸摸你们的底。”说完,冲李希侃勾勾手指。

李希侃倒也听话,屁颠屁颠的跑了过去,眯着眼睛十分乖巧的把试卷接了过去,用他和毕雯珺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毕雯珺!考完试你就完了!”

毕雯珺笑了,带着一分惬意,给李希侃做口型:“别害怕。”

害怕?开玩笑!你侃爷什么时候怕过?!

002

至于李希侃为什么会成为数学课代表,完完全全是一个巧合。

他们班之前的班主任是个刚分配来的大学生,虽经验尚浅但凭借着一腔热血很快的和他们玩到了一块。用李希侃的话来说,在座的各位…都是老铁!

当班主任提出要选班干部的时候,李希侃也没多在意,只是倚靠着墙壁任由他们决定。

李希侃成绩正好卡在不高不低的位置上,理科烂的一批,文科却出乎人意料的溜到飞起。黄新淳曾多次拿着李希侃的语文试卷瑟瑟发抖:“承认吧李希侃!你骨子里就是个女生!”

李希侃不解:“why??”

黄新淳有些洋洋自得:“笨啊你李希侃,只有女生文科才好呢,像我们这种纯爷们当然是理科牛逼啊!!”

李希侃翻了个白眼,把水杯里的水一饮而尽:“承认吧淳仔,你就是嫉妒你爸爸我。”

黄新淳也翻了一个白眼。

竞选就这么毫无准备的开始了,李希侃沐浴着温暖久违的阳光打瞌睡,刚准备进入梦乡,全班同学突然爆发出一阵哄笑声。

李希侃赶紧睁开眼睛,发现班主任正笑眯眯的盯着他看。

前者慌忙低下头去,他总感觉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那数学课代表,就——李希侃来当吧!”

???李希侃一脸懵逼,把手中的笔帽来回上下拨动,站起来有些委屈:“我数学不好!”言外之意就是我当不了课代表。

班主任体贴的点点头,给李希侃放宽条件:“没事,你再挑个人陪你一起当吧。”话音刚落,全班突然安静了,大家都低下头佯装好好学习,一心只读圣贤书,两耳不闻窗外事。

“大家别那么害怕嘛,”李希侃嘿嘿嘿笑了一声,“这么好的职务,我当然要分给黄新淳好好享受一下啦!”

003

考试开始了。

李希侃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的盯着试卷,双手抱头嘴里叼着根笔,十分焦躁不安。

毕雯珺是什么神仙啊!这题真他妈难啊!!!

老子不会啊!!!!

李希侃平复了一下过于激动的心情,面向窗外吹起了小风。

毕雯珺坐在讲台的椅子上看着李希侃,低下头咧开了嘴角。

什么嘛…这么多年了,他还是好可爱啊。

怎么办李希侃,我好像越来越喜欢你了。

而李希侃此时还在舒坦的吹着小风,要看就要去梦会周公,毕雯珺注意到了,急忙开口:“吹风的同学清醒点,蚂蚁竞走了十年了,抓紧时间做题哟。”

李希侃一个惊醒,红着脸看了一眼毕雯珺,发现毕雯珺也在看着他,眼里全是温柔的爱意。

黄新淳抬头,看到这一幕,冷哼一声:“哼,双标狗男男。”

004

毕雯珺收卷子的时候李希侃还没写完,空了整整半面的大题。毕雯珺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抱着卷子对李希侃说:“来我办公室一趟。”

李希侃停下转笔的手,惊恐的抬起头,刚想胡乱扯个理由搪塞过去,毕雯珺就堵住他的话:“一定要过来,不过来的话…”毕雯珺顿了一下,李希侃好奇,“不过来就怎么样?”

“不过来就给你做五三。”毕雯珺抛下这一句话,带着卷子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教室。

ok fine.

行啊毕雯珺你还学会威胁你对象了是吧!!

我今天要是怂你我李希侃三个字我倒着写!!

李希侃整理了一下校服,让它看起来板正了一点,大步流星挺胸昂扬的走到了毕雯珺的办公室。

“报告。”喊的软绵绵的。

李希侃左右看了看,发现办公室里只有毕雯珺一个人。

“老毕~”李希侃冲毕雯珺卖了个萌,声音像沾了糖浆一样甜蜜蜜的,甜的不行。

哼,老子就怂!侃希李比李希侃好听多了!!

毕雯珺正了正神色,从厚厚的一叠试卷中抽出李希侃的那一张:“你坐下,咱们来分析一下你数学试卷。”

李希侃往毕雯珺身上凑了凑,近到李希侃能闻到他身上的香味。温和的让人不由自主的想靠近。

不行!!李希侃你要清醒!!!!!

他是你数学老师!!!!好吧,也是你对象。

“老毕,”李希侃可怜兮兮,“快上课了。”

毕雯珺看他那小可怜的样子心也软了下来,磨磨蹭蹭半天才蹦出一句:“好吧……那你先去上课。”

李希侃点点头,站起来刚打算走,毕雯珺喊住他:“等等!”

“又怎么啦老毕?”李希侃回头。

“好好上课哦,别分心。”

“?我不是三岁小孩!!!”李希侃嘟了嘟嘴,把手放到门把手上。

“诶等等!”毕雯珺也站起来,快步走过去把李希侃抵到门上禁锢在自己的怀里。

他低下头,直视李希侃的眼睛,喉结上下活动最终小心翼翼的把嘴唇印到了李希侃的唇上。

“你一下课就赶紧来找我哦。”珺珺委屈。

“我会很想你很想你的。”珺珺要跟老婆说。

“嘿嘿嘿。”李希侃眯起眼睛笑,在毕雯珺嘴唇离开的那一刻踮脚亲上了他,在毕雯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逃出了办公室。

办公室里的毕雯珺缓缓的把手放到了刚才亲过和被亲过李希侃的嘴唇上,一下又一下的来回摩挲。

啊。好想喝酒啊。

真是意难平。

005

毕雯珺突然发现,自从自己来了这个学校后,各种百年一遇的活动马上相继开来,百花斗艳,姹紫嫣红。

什么教育局突然心血来潮下察学校管理啦、整顿校园风气环境啦、艺术节啦等等等等,唯恐他们高三学生还不够忙。

现在是8点55分,毕老师已经坐在讲台前发呆一节课了。

黄新淳有些摸不着头脑,自打李希侃上午从毕雯珺办公室回来,整个人都从内而外的透出一股浓浓的谈恋爱的恶臭气息。

现在他哥居然还这么不正常,啧啧啧。

黄新淳纠结了一会儿为什么连毕雯珺这个铁木头都开花了,而自己却还孤身一人的年度未解之谜后,被同学友情提醒最大的原因归根结底还是因为自己长的不好看。

黄新淳:“滚!!!你们是跟毕雯珺认识时间久还是跟你们的亲亲同学淳淳认识的时间久!!怎么一个个胳膊肘都往外拐呢?”

李希侃放下笔,抬起头:“毕雯珺是我的生命之光,同学您是哪位沙雕网友?”

黄新淳拿起笔,别过头。

不听不听,希侃念经。

李希侃被他吵的烦,拿起桌子上superme联名的胶带,随意撕下一截封住了他的嘴:“很贵的,别说话了,安安静静当个拍卖品吧。”

下课铃这个时候很及时的响了,毕雯珺抬头,清了清嗓子:“咳,我现在有两个坏消息,你们想先听哪个?”

两个坏消息??

毕雯珺你有事儿吗???

“听最坏的那个!!!”黄新淳吼了一嗓子,带动着周围同学也开始激愤起来。

“最坏的那个!!!!!”

“高三八班的学生绝不认输!!!!”

“都不听!!!”

“毕雯珺的女人绝不认输!!!!!”

啥?李希侃转头,想去看看是哪个不要脸的小婊砸敢当着他正宫的面抢人。

毕雯珺笑了笑,开口:“当我的女人就不用了,我有对象了。”

李希侃直勾勾的看着毕雯珺,脸颊浮起两坨红晕。

黄新淳依旧不怕死:“老师他姓什么啊?”

“对啊老师姓什么啊?”

卧槽不行,别再问了!!李希侃的脸越来越红,手指和身体开始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他把自己的脸深深地埋在了胳膊里,像鸵鸟一样。

“啊,他姓李啊。”毕雯珺的笑意更深了。

只有黄新淳看见了,他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一直在盯着李希侃看。

那李希侃呢?黄新淳有转头看向李希侃。得,在那趴着呢,不过他的脸真的好红哦。

啧,双标狗男男!!!

“好了,说正经的。第一个消息就是,根据学校要求,每一个班都得安装一个监控摄像头。”

“啊——”

“不过放心,我不会经常看的。”

“第二个消息,就是咱们班上的所有同学,在下一周必须搬到学生宿舍入住。”

“毫无例外,每一个人。不管你家距离学校近还是远,都得搬过去。”

“啊——”

毕雯珺说完这两个事情后,顿时感觉身轻如燕。他走下讲台,走到李希侃的旁边,拍了拍他的小脑袋:“李希侃,下课了醒醒吧。”

李希侃一个托马斯抬头90°,正好对上毕雯珺的视线。

李希侃点点头,脸又红了一点。

006

等到放学,李希侃磨磨蹭蹭的收拾好书包,发现毕雯珺还坐在讲台上,像在一丝不苟的批改着数学试卷。

李希侃走过去,毕雯珺拉住他的手,像是在替他做决定又像是在询问他的意见。

“希侃,跟我住一起吧,嗯?”

----------
TBC.

网恋对象是老师怎么办(上)

*数学老师毕×数学课代表侃

*ooc我的




000

Saykan

喜迎国庆,列表有人zqsg谈场恋爱吗,以后我们的恋爱纪念日就与国同庆哦!!!

评论:

我要住大房子:你这不行的侃,没有人会care你的。

Saykan回复我要住大房子:?请你原地和Jeffery结婚,9块钱我出,让他赶紧把你带回去闭麦!!!!!

其实最爱还是八宝果糖:请李希侃谈恋爱结婚请我吃喜糖♡

Saykan回复其实最爱还是八宝果糖:白日做梦,真好~

李希侃回复完这句消息,把手机向上一抛,在它快要落下的时候稳稳接住了它。

他百无聊赖的盯着头顶的天花板,数着上面一共有多少颗闪闪发光的小星星。

手机却突然亮了屏,李希侃顺手拿过来,打算看看是哪个小没良心的继续刺激他。

Biiiii:好啊,谈恋爱。

001

谈恋爱的滋味有多美妙,李希侃终于亲自体会到了。

因为毕雯珺实在长得太他妈好看了。

李希侃看着毕雯珺发来的照片,脸红心跳的不行,可这么帅的帅哥,为什么会躺在自己的列表里?

李希侃有些头秃,不过转念一想,这是缘分啊,上天注定的缘分!

李希侃也欢欢喜喜的找了一张他认为自己最A的照片给对方发了过去。

Saykan:咋样,你侃爷酷不酷!!!

Biiiii:很可爱。

可可可…可爱??李希侃揉了揉自己本来就不怎么大的两个小眼睛,努力睁到最大确认自己没有看错。

Saykan:我不可爱!!!!!!!!!!!!

Saykan:毕雯珺你要夸我酷!!!!!!!!!

Biiiii:好好好,你是幼儿园里最酷的小酷盖。

黄新淳看着对面正对着手机笑的一脸发春的毕雯珺,脸上不禁露出了三个黑人问号。

他哥什么时候会笑了?????

是生活的不易逼迫着他学会笑了吗?

想到这,黄新淳不由得放下手中的笔,颤抖着声音问:“哥,咱家是不是要没钱了?还是你要把我卖了?”

毕雯珺看了他一眼,用笔敲了敲他的头:“你咋净整这些没用的,还有一个月就开学了…”

“要把心放在学习上,不想别的乱七八糟的东西,开学前要收收心,要勤奋努力刻苦钻研…哥,你说的这些我都背过了。”

“那一会儿哥打你,你也别问为什么。”

“dbq,打扰了,我这就滚去写作业。”

毕雯珺满意的点点头,继续把注意力全都放在李希侃身上。

Saykan:雯珺你多大啊?我不接受比我小的弟弟!

Biiiii:你来试试就知道我有多大了。

Saykan:卧槽毕雯珺你耍流氓!!!我问的是年龄!!!!!你在想什么龌龊的东西??!

Biiiii:20。

Saykan:emmmm…

Biiiii:你嫌弃我?(´థ౪థ)σ

Saykan:我不是我没有!!只不过我才18,会不会和你差太多啊:-(

Biiiii:你今年大一了?

Saykan:没有…我幼儿园留过一年……

Biiiii:我跳过两级。

鸦雀无声。

李希侃放下手机,45°角仰视天空,努力控制住自己的眼泪不让它掉下来。同样都是人,为什么人家可以连跳两级,而自己连个幼儿园都得留一级???

肯定是因为自己太可爱了老师们都舍不得他走!一定是这样的!

002

一个月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还真就特别短,黄新淳觉得自己还没happy够,就得收拾收拾书包准备踏进监狱的大门。

“对了黄新淳,你几班的来着?”

“哥!!你是我亲哥!!!你居然我不知道我是几班的???”黄新淳把涂果酱的刀子往桌子上一拍,心脏有些隐隐作痛。

“其实这个事情也不是有意瞒你,既然你想知道那我必须告诉你。当初咱妈捡到你的时候咱爸本来不想要你,要不是我把你死命护着不让咱爸把你抱走,你现在都不知道在哪苟且偷生呢。”

黄新淳咂舌,他哥什么时候编谎话编的这么脸不红心不跳了?要不是他之前看过自己的出生证明,估计还就真的信了他的邪。

“8班。”黄新淳喝了一口牛奶,有些怨恨的咬了一口自己手上的吐司,含糊不清的说。

“对哦,你和小侃是同班同学嘛。”毕雯珺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重新拿起了手机。

“小…小侃????你不会和李希侃勾搭上了吧???!!!”黄新淳瞪大眼睛,一脸的不可思议。

“嗯,”毕雯珺把手机亮给黄新淳看,手机屏幕上的情头、情名、情侣空间以及30天的大火花瞬间亮瞎了黄新淳的眼睛。

“好土啊。”吐槽的战士黄新淳上线,“你们是小学生吗还养火花开情侣空间?”

“我过两天去你们班当数学老师。”毕雯珺不搭理他,开始自顾自的涂抹吐司片。

???????

不是…我…这…?????

剧本没说是这样的啊!!!!

003

开学了就是美滋滋。

好吧只有李希侃一个人这么想。

开学的第一天,李希侃就屁颠屁颠的通知黄新淳自己终于脱单了,而且脱单的对象还是个大帅哥。

黄新淳正在喝水的手一顿,抬起头扯上一副假笑:“呵呵呵呵呵恭喜你啊我的侃!祝你天天开心幸福美满早生贵子白头偕老真好。”

“好好好谢谢我的淳。”沉浸在恋爱中的李希侃并没有觉得黄新淳有什么异样,还是沉浸在和毕雯珺的土味solo中无法自拔。

黄新淳好奇,偷偷的去瞄了一眼。

Biiiii:小侃 我教你东北话吧怎么样(ฅฅ*)♡

黄新淳os:???这是毕雯珺会发的颜表情??

Saykan:我也会东北话的老毕!!!!!

黄新淳os:可拉倒吧,一天天的除了脑瓜子疼还会啥?

Saykan:我稀罕你!!(੭*。•o•。)੭♡

Biiiii:你咋知道我要说这句?李希侃,我老稀罕你了,贼稀罕你了。

黄新淳,卒。

所以是为什么要看他们的聊天记录???嫌自己活的不够长了吗????还是最近日子太好过了要吃吃狗粮恶心恶心自己???

?他黄新淳为什么要自己跟自己过不去呢。

Biiiii:对了小侃,我过两天给你个惊喜。

Saykan:什么惊喜鸭?超期待der!!!

Biiiii:到时候你就知道啦,你会很喜欢的。

Saykan:好鸭好鸭!!!!!!奶思兄dei!!!

Biiiii:那我有什么礼物啊(人˘︶˘*)♡

Saykan:给你一个亲亲嘻嘻。

Biiiii:接到!我先上班啦,回来再聊[亲亲][亲亲][亲亲][亲亲]

Saykan:mua!!!

黄新淳被李希侃逼着,看完了以上的一整段对话。

“我他妈!!李希侃你有事儿吗??”黄新淳一个没忍住,捶了李希侃两下。

“诶诶诶咋打你大哥呢???”李希侃莫名其妙挨了两下打,有些懵逼也有些委屈。

“咱俩是不是兄弟?”黄新淳痛心疾首的问,李希侃不知所以然的点点头,愣了一秒又摇摇头:“谁是你兄弟?我是你爸爸!!”

……要不是看在毕雯珺的份上他还真想掐死李希侃这个屁话精。

“你就给一个单身狗看这种东西??你他妈居心何在?!”

李希侃听完,有些娇羞的捂住脸:“人家只不过是想问问你他会给我什么惊喜了啦。”

呕。好像有1、、想吐。

不行黄新淳你得忍住你的生理反应。

是男人就不能吐!!

黄新淳正色道:“他可能过两天想跟你分手,才说什么要给你惊喜。”

“?是我的好姐妹吗淳淳??狗子你变了!”

“算了算了,跟你这种单身狗玩没意思。”李希侃挥挥手,表示既往不咎。

004

“哎!你知道吗,咱班要来个新老师!!!听说长得巨帅!!!!!”

“是吗是吗!!!啊啊啊啊啊啊那我死了死了死了!!”

趴着闭目养神的李希侃听到这话弹了起来:“教哪一科的你们打听到了没??”

“数学哦小侃。”女同学们有些幸灾乐祸。

李希侃愣住。做了好半天思想斗争决定去跟黄新淳分享这个不幸的消息。

“淳淳~”李希侃扯着嗓子喊。

“滚别过来我不看你们秀恩爱!”黄新淳慌忙摆摆手,往后退了两步。

“闭嘴吧你!!咱数学老师换了你知道吗。”李希侃耷拉着眼睛,萎靡不振的样子让黄新淳惊了。

他李希侃什么时候这么喜欢数学老师了??明明上个学期还在抱怨为什么还不换了那个更年期的老太婆。

黄新淳假笑,说得好像他想换这个数学老师一样。

是游戏不好玩了还是恋爱不好谈了还是ig不牛逼了,他毕雯珺要来当他们数学老师?

不,所有都是假的,但ig牛逼是真的。

005

李希侃下早自习之后特别喜欢把窗帘拉开,静静地一个人靠在墙上晒太阳。这个时候灵超就特别喜欢给他读一些青春疼痛文学,让他一个人陷在明媚的忧伤里无法自拔。
至于为什么会喜欢,李希侃解释说那会儿太阳才刚上山,阳光照在身上特别舒服,让人晕晕乎乎想睡觉。

今天的梦真好啊,梦里还有毕雯珺。

他们一点都不知道,这个时候的太阳有多轻柔有多美好。他们一点也会不知道。

好想知道老毕会给自己什么惊喜啊。

“同学们好,我是你们的新班主任,同时兼任数学老师,我叫毕雯珺。”你看了没,我都梦到老毕来当我数学老师了…我真的好想你啊。

李希侃转了个身,继续惬意美好的靠在墙上晒太阳,权当这是一场梦。

“所以,我的数学课代表在哪?”毕雯珺问了他在这个班的第一个问题,五秒之后,他看见黄新淳黑着一张脸慢慢的站起来。

毕雯珺脸上的笑意肉眼可见的消失了。

“就,就这一个???”话语当中透露出来的嫌弃之情让黄新淳再一次愤怒了。真是一个重色轻弟的好哥哥。

“当然——不是!”全班同学拉长声调,嬉笑着回答他的问题。

“希侃!!李希侃!!”坐在李希侃旁边的女孩子好心的晃了晃李希侃。李希侃正做着梦,被人这么一拉,闭着眼睛懵懵懂懂的站了起来。

他睁开惺忪的睡眼,在看到毕雯珺的那一秒睁得老大。

毕毕毕…毕雯珺???!

李希侃揉了揉眼睛,这他妈…是???

不不不不不不这肯定…

“你是我的课代表吗?”毕雯珺又笑了,酒窝里仿佛含着蜜。

是吧,这就是毕雯珺,所有的温柔与喜欢只能赠予李希侃一人。

006

上完一节课后,李希侃带着黄新淳就跑去找毕雯珺了,说是数学课代表和新任数学老师的友好谈话。

办公室里空荡荡的,毕雯珺坐在转椅上一动不动的盯着李希侃看。

“咳咳!”黄新淳咳嗽了两声,告诉毕雯珺自己还在这里让他最好不要随便造次。

“?黄新淳你是感冒了吗?回去多喝点热水吃点感冒药别苦着自己。”毕雯珺把目光稍稍转移了一点点,似乎有些不解。

“不是,毕老师,我就是想辞去这个数学课代表的职务,我觉得当了两年半就已经够了,没必要三年任满。”黄新淳诚恳的看着毕雯珺,心想毕雯珺我这可都是为了你好,你要是敢不领情你就会失去老婆和一个巨可爱的弟弟。

???!李希侃瞪大眼睛看向黄新淳,有些不可思议黄新淳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他居然就这么抛下了同甘共苦一条绳上的蚂蚱队友,他居然一点都没有考虑一下自己的感受,黄新淳但凡动动他的脑子他就会知道他如果和毕雯珺独处就一定会贼尴尬。

哦fuckshit!

不行,一个成熟的商务男性不能骂脏话,要有礼貌。

算了吧礼貌都去他妈的。

“我不!我第一个反对!”李希侃举起他的胳膊,恶狠狠的盯着毕雯珺,“老毕你如果同意他辞去数学课代表那我也辞!!!”

“你侃爷从来不开玩笑!!!!!”

毕雯珺的目光变得有些无奈,却还是夹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宠溺。

“希侃,你知道我和他什么关系吗?”毕雯珺突然开口,这回轮到李希侃一脸懵逼。

“什么关系?我心脏不好你可别吓唬我。”

黄新淳的脸又黑了一度:“他是我哥,一个妈生的亲哥。”

李希侃·震惊。

“那你们为什么不一个姓?!”李希侃还是不想相信眼前的狗血电视剧剧情。

“李希侃你以后别管我叫大哥了,我好丢人啊有你这个小弟。”黄新淳有些嫌弃的瞥了李希侃一眼。

“啊,我跟我爸姓的,黄新淳跟我妈姓的。”

“哥!这个时候了你还说什么你爸你妈???!”黄新淳有些恨铁不成钢,同时也在气恼自己为什么不是那个早出生的哥哥而是这个不知道还会不会开花的抚顺大木头。

“不…不然呢?”抚顺人有些不解。

“对啊…不然呢?”温州人更是不解。

黄新淳嘿嘿一笑,贱兮兮的开口:“当然是喊咱爸、咱妈了呀。”

“你说对吧,希侃嫂子?”

——————————
TBC.

听说奥利奥和牛奶是绝配

*网易云音乐采访来的激情短打
*可能和现实有点出入
*今天福西西又是被虐的一天


我叫范丞丞,乐华大三角成员之一,通俗来说,我是Justin朱正廷之间的500w电灯泡。
虽然不是很亮,但是听说很有效果,他们都被我烫的不敢接近对方了,可好像我的初衷并不是如此。
我的初衷只不过是一时兴起皮一皮而已。
可谁知那帮粉丝太过热情,编造出了一个cp名叫皇权富贵?可她们不知道的是,就因为这事儿,正廷无数次的跟Justin无缘无故的置气。
大概我就是那个最亮眼的存在!
听说此种烦恼不止我一个人骄傲的拥有,就连雯珺和也常为了此事唉声叹气。
可雯珺不早就抱得美人归了吗?我昨天还看见他和李希侃两个人腻腻歪歪的视频聊骚,没什么好说的了就盯着对方一动不动,通常五秒之后两个人就开始傻笑。
这让我曾一度怀疑是不是春天来了,大家的荷尔蒙开始蠢蠢欲动了。
可这刚入秋天,离冬天还八字没一撇呢,就别痴心妄想什么春天了,到还不如想一想今天晚上该吃啥。火锅还是烧烤还是正廷做的饭?
我个人偏向烧烤。
大金链子小金表,一天三顿小烧烤。
哥们有钱任性啊。
经纪人姐姐说今天有一个网易云音乐的采访,除了正廷以外大家都挺冷静的,因为这次采访是七个人的。
这说明丁泽仁和Justin也会赶过来接受采访,NEXT全员到齐,请正廷指示!啊呸,什么东西啊一说就不小心说顺嘴了。
其实我挺镇定自若的,采访前半个小时泽仁和Justin才风尘仆仆的赶过来,尤其是Justin,不仅皮肤成功的晒黑了一个度,还不幸又重新与麦粒肿结为好友。
嘁…相比较我而言,正廷就显得格外慌乱了。先是一脸心疼的问他怎么晒得这么黑,又贴心的递给他一副墨镜,佯装安慰的抱了抱他。
谁不知道朱正廷这个大猪蹄子就是想抱他?
而且从我这个角度刚好能看见Justin脸上的表情…一脸坏笑却很享受。
啧,想说的挺多的,那我就给大家唱首歌吧!说什么皇权富贵?
进了采访间,正廷不出意料的又坐在了中间,俗称c位。Justin紧随其后跑到他右边一屁股坐下,我和后面的毕雯珺交换了个眼神。
得。今天毕廷看来是没发营业了。
等到大家都坐下了,李权哲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大家看向他时他不好意思的用手比划了一下。
除了一脸懵逼的正廷和脸黑的Justin外,大家都捂肚子拍腿哈哈哈笑了起来。
不得不说,晒黑的Justin和皮肤白嫩有光泽的朱正廷坐在一起就像奥利奥和牛奶。
是绝配。
采访就这么开始了,先是正廷中规中矩的回答两个问题后所有人都开始无聊起来。
我低头玩着娃娃,眼神不经意的飘向了Justin,却发现他正毫无表情的盯着朱正廷。
对,就是盯着。赤裸裸的,丝毫不加任何修饰的。
墨镜掩盖住了炙热的眼睛,眼神里面充满着最原始的占有欲。
丁泽仁可能觉得有些不妥,把手放在Justin的肩膀上开始用力按摩起来。
言外之意就是让他收敛一下自己的目光。
我也觉得有些不对劲,也看向朱正廷,打着哈哈问他,诶正廷你今天美瞳什么颜色的啊?
行了,一切都回到了正轨,话题却开始偏向美瞳、粉底、眼影眉毛这些你丞哥搞不懂的东西。
采访姐姐被搞得一头雾水,现在的小孩儿这么非主流的吗?看来以后就连采访都得提前彩排一下了,不然鬼知道你会扯到什么55667788的东西。
这个时候正廷结束他的长篇大论,进入下一个环节开始问Justin问题。
Justin看向他的目光变的笑吟吟的,正廷打量了Justin一会儿,Justin顺势也看了他好久。正廷想了想还是说自己和他太熟了,没有什么想问的。
是吧,什么话都和对方说,之间零秘密的小情侣之前哪会有什么未知的秘密?
正廷补充道,都在一起四年了。
Justin想了一会儿反驳说,三年。
这可能就是一个未成年小屁孩对数字的执念吧,关于朱正廷的事儿哪件他不是记得最清楚?
于是这重担就交给了一脸傻乎乎的李权哲,当正廷转过头去问他的时候,我趁机看了一眼Justin,又在盯着朱正廷,嘴角勾起一若有若无的笑意。
真酸。
敢问这位老铁,你是要把他盯出个洞吗?
我终于意识到了哪里不对,赶紧转过头去看向毕雯珺,用眼神示意他:“你和正廷今天为什么没互动?今天不营业了?”
高高大大的抚顺人可能还在想着他们家李希侃,一时没反应过来。
反倒是黄新淳拍了拍我的肩膀,告诉我今天不营业了,Justin也可以带着墨镜好好看看这个他日思夜想魂牵梦绕的仙子了。
采访完回到家后大家都累的虚脱,很早就上床梦会周公了。
第二天反倒是Justin起床做的早餐。
很简单的,每个人一袋奥利奥一杯牛奶。
只因这是绝配。
就像他和朱正廷。

对你的sugar high

*别骂他们骂我
*奶思小婊贝我爱你!!!

01.
黄明昊最近很需要一个女朋友,不谈天不谈地不谈恋爱就可以轻轻松松带回家见父母的女朋友。
家里早已经开始停止供应他的生活费,打算让他自力更生。而且如果寒假再带不回女朋友来,就要断绝父子关系了。
范丞丞听到这个狗血的事情后,第一反应是黄明昊会不会露宿街头,第二反应是要给他找个兼职。
毕竟像黄明昊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主动去交往一个女朋友?
之前黄明昊也不是没交过女朋友,不过那都是在父母的逼迫下去见的。黄明昊觉得自己对她们都挺问心无愧的,要什么给什么,香奈儿纪梵希GUCCI如流水一般不眨眼的送,而且一次也没有提过分手。
反而是女方,一般熬不过两个星期,就会主动提分手,并且消失在他的生活里,绝不会再出现打扰他。
黄明昊不明白,明明自己对她们这么好,为什么还要跟他分手?现在的女孩子不是最喜欢这些名牌包包化妆品吗?
他屁颠屁颠的去问范丞丞,后者一脸无语,觉得黄明昊已经没救了。
“你以为女孩子都这么肤浅吗?”范丞丞恨铁不成钢,“你不用实际行动对他们好,不宠着她们,不呵护她们,不给她们抱抱亲亲举高高,你就光给送包?”
“我…我还送口红香水了啊。”黄明昊声音有点弱。
范丞丞气结,忍住想抽黄明昊的举动,问他:“你知道你这种行为叫什么吗?”
“叫什么?”
“冷暴力。”
02.
于是,范丞丞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黄明昊从一个放荡不羁的浪子,变成了一个每天只会窝在家里刷相亲网站偶尔还找找兼职的忧郁青年。
范丞丞有点于心不忍,毕竟他和黄明昊还算是一对“名义上”的哥们。
黄明昊看着手机上范丞丞发来的地址,有些炸毛。
“范丞丞你为什么不给我找女朋友?”黄明昊有点委屈,“明明你认识的妹子那么多!”
范丞丞有些好笑:“你想让那些妹子恨死我吗?而且我为啥要把这些漂亮妹子亲手送入火坑?”
黄明昊对范丞丞这一说法嗤之以鼻,不过转念一想范丞丞说的好像还挺有道理,与其让这些妹子怨恨自己一生从此看破红尘,还不如放她们去寻找自己的真爱。
算了,还是安安稳稳找份工作吧。
“您好,欢迎光临。”黄明昊刚踏进这家店门口,就被吧台后面的朱正廷吓了一跳。
“我是范丞丞介绍来应聘的。”黄明昊对上朱正廷的目光,莫名的有些心虚。
“哦,丞丞啊,”或许是黄明昊的错觉,朱正廷提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有一瞬间的开心,“你能不能转告他把欠我的五杯奶茶钱还了?”
“啊?什么范丞丞?我不认识那个大猪蹄子。”
03.
黄明昊就这样稀里糊涂的在朱正廷的甜品店里留了下来。
“正廷哥,我干什么啊?”黄明昊这19年来哪一天不是过的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少爷生活?更别提去后厨清洗餐具了。
思来想去,黄明昊貌似更能胜任前台小哥。
像是看出了朱正廷心中的顾虑一般,黄明昊自豪的拍拍胸脯,自告奋勇道:“我之前有一阵子跟米其林三星大厨学做过蛋糕。”
朱正廷“噗嗤”一声笑了,觉得这个小孩还真的是说瞎话不打草稿,他要是能跟米其林厨师学做蛋糕,他就没必要来这儿做兼职了。
黄明昊没理他,表面还是很平静,可心里早已汹涌澎湃:朱正廷笑起来也太好看了吧。
怎么说呢,就像一个懵懂的小孩儿在下过雨的林间寻到了一只最美丽的小鹿。
温暖的阳光透过树叶被割的细碎,均匀的洒在小鹿的身上。
小孩儿看见了,他看见了那只小鹿的眼睛。
纯净的不沾染任何一丝人间烟火。
小孩儿听见了,自己心跳的声音。
响的厉害。
朱正廷瞅他一眼,随手把可可粉塞到柜子里:“那工资待遇,就这样吧?”
“行。”
黄明昊出了店门口,迫不及待的给范丞丞打了电话过去。
黄明昊数着,三声忙音。
才三声忙音范丞丞就接了他的电话。
“Justin!你今天表现怎么样?正廷收留你了吗?”范丞丞在电话那头激动的抠着手指,兴奋的表情溢于言表。
黄明昊闻言皱了皱眉头,不知道为什么,他听见正廷这两个字从范丞丞嘴里说出来总有些不舒服。
“范丞丞!你是不是嫌我的钱花的还不够快?五杯奶茶啊,”黄明昊痛心疾首,“五杯奶茶不付钱你是怎么有脸喝下去的?”
“我每次都是想给正廷微信转账过去的,可每一次回到家的时候都会忘…”范丞丞小声为自己辩解道,“可是正廷哥也从来都没有跟我说啊,Justin你也知道,我记性很不好的…”声音越来越弱,直至黄明昊听不见。
黄明昊有些恨铁不成钢,强行忍住摔手机的冲动,压下火气对范丞丞解释道:“正廷哥他为什么没有让你还钱你心里没点13数吗?他怎么可能会让你觉得他在耿耿于怀这80块钱?他只是害怕你每次都会蹭吃蹭喝,这样的话他早晚得破产。”
“范丞丞你也够狠,每一次去都点那一款最贵的,”黄明昊顿了一下接着毫不留情的戳穿范丞丞,“你还真是不把自己当外人。”
04.
朱正廷这一次判断得特别失败,因为黄明昊做的甜品真的可以称得上米其林三星。
他第一次给朱正廷试的是巧克力布朗尼。其实朱正廷并不是那么喜欢吃甜的东西,黄明昊给他做的甜品已经是他所吃过的里面最好吃的了。
“可是…会不会太甜了?”朱正廷又尝了两口,发现这种感觉更加重了。口腔里炸开来的巧克力炸弹让他措手不及,只好默默忍受。
太甜了。
甜的发腻。
黄明昊拿过朱正廷手里勺子,自顾自的挖了一大勺塞到嘴里,细细品尝后他对朱正廷认真的说:“我觉得不是很甜。”言外之意就是它还可以更甜。
朱正廷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毕竟每个人对味道的判断是不一样的,他无权把黄明昊的判断标准掰到和自己一样。
朱正廷敲了敲黄明昊的头:“你再这么吃糖小心sugar high。”说完就溜去后厨,佯装乖巧的去刷盘子了。
sugar high吗?黄明昊低头笑了笑,没想到他居然还知道这个东西。
等到朱正廷再出来时,店里已经空无一人了,黄明昊也早已端着杯子坐到窗户边玩手机了。
朱正廷好奇的凑过头去,再一次闻到了熟悉的气味,又是一杯热可可。
第五杯了,即使再粗枝大叶的人也能发现黄明昊的不寻常,没有一个正常人会每天连续八杯热可可的。
“黄明昊,”朱正廷摸了摸鼻子,试图打破这份沉默,“为什么要喝这么多热可可?”
黄明昊没说话。
“巧克力布朗尼明明放了那么多糖为什么硬是说它不够甜?”
“为什么…”
“正廷哥,”黄明昊看了一眼手机上早已死亡的游戏人物,抬头对上朱正廷的眸子,打断他,“你喜欢在热可可上泡棉花糖吗?”
05.
“范丞丞,你能不能解释一下?”朱正廷有点生气,自己明明那么关心黄明昊,他居然答非所问敷衍自己。
“解释什么?解释我为什么会推荐Justin来做兼职吗?”范丞丞有些着急,他好像要跑不出毒气圈了。
“黄明昊为什么那么喜欢吃糖?”朱正廷提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明显底气不足,他现在提到“糖”这个字都觉得触目惊心,黄明昊已经不是喜欢吃糖了。
他是嗜糖如命。
范丞丞一愣,游戏人物定格在画面上,他该怎么说?是该把所有的事实真相告诉朱正廷还是竭尽他所能去瞒住朱正廷?
范丞丞现在很想去找一块豆腐撞死,朱正廷让他左右不是人,这也不是那也不是。
对不起了Justin,哥哥就卖你这一次。
朱正廷花了一个晚上消化自己在范丞丞这听到的所有东西。
他宁愿范丞丞是在骗他。
其实黄明昊一直活的不快乐,有钱又如何?钱买不来快乐。太俗了,现在说这些身外之物都是在变相侮辱他。
是从什么时候呢?其实连黄明昊也说不清楚,只不过是觉得这个世界太过无趣了。
可他不想被当做怪物。
抑郁症是不被世界认可的,不是吗?
他只记得那杯热可可。那是在他人生的低谷期,一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递给他的。后来他“不经意的”偶遇过他无数次,终于得知了他叫朱正廷。
他递给他那杯热可可,说甜的东西或许会让他高兴一点,而且如果再泡棉花糖会更好一点。黄明昊信了,他也确实高兴了一点。
从此之后他天天开始麻痹自己,一个人呆在黑暗的角落里什么都不干,只是一杯一杯的喝热可可。
一开始觉得太甜了,后来喝得多了,也就平平淡淡了。
他问自己为什么,为什么要喝这么多,他明明一点都不喜欢喝这么甜的东西。不可置否的是,他真的很开心很开心。
这种虚幻的开心也让他很满足。
他去搜百度,得知他这种现象叫做sugar high。他只能摄入过多的糖分让自己兴奋起来,让别人不用异样的眼神看自己,他别无选择。
可朱正廷,一开始说甜的东西会让他开心的人是你,后来让我不要吃那么多糖的也是你。
[朱正廷的温柔是对所有人的,并不是只给他黄明昊一个人的,你看,他已经忘了那件事啊。]
对朱正廷来说递热可可可能只是一件普通的事而已,可对黄明昊来说,那杯热可可是支撑他活下去的希望,是生命的曙光。
所以黄明昊才那么难过。
06.
范丞丞看着屏幕上的结算画面,第二名,他只差一步就可以吃鸡了。
黄明昊也只差一步就可以和朱正廷说清楚了。
朱正廷第二天起床的时候眼睛果不其然的肿了,他最引以为傲的双眼皮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来到店里的时候黄明昊已经开始打扫卫生了,他抬头一看发现是朱正廷后连忙扯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朱正廷一步一步慢慢的走了过去,接着一把抱住了黄明昊。他太硌了,哪怕天天摄入过度的糖类也像个柴火一样。
黄明昊对他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不过也没反抗,乖乖的任由朱正廷抱着。
“Justin,以后这样好不好?”
“以后我的温柔只给你,”
“以后我的好只给你,”
“以后我只喜欢你,”
“你能不能,不要再依靠糖类活下去了?”
“你知道吗,这个世界很美,我特别特别想带你去看一看,”
“对不起,对不起让你找了我这么久,”朱正廷的声音带了一丝哭腔。
“昊昊…你知道吗,这个世界还有我…还有我来爱你。”
“傻瓜,”黄明昊笑了,他离开朱正廷的怀抱,轻轻的用柔软的指腹温柔的抚去朱正廷脸上的泪珠,“你别哭,你再哭我可就心疼了啊。”
“我知道你会一直对我好。”
“正廷…你知不知道,我真的好爱你。”
爱到想把心都掏出来给你看我有多爱你。
“我也是。”
范丞丞这天晚上也终于吃到了鸡。
07.
“你们就这么草率的在一起了?”范丞丞听说这个消息时,把刚入口的椰汁西米露咽了下去,掐了掐自己发现这并不是在做梦。
“这草率吗?Justin他可是找了我这么多年。”朱正廷用力的擦着桌子,十分不认同范丞丞的胡言乱语。
范丞丞闻言一拍大腿:“那黄明昊你得感谢我!要不是我把你介绍来这儿你还找不到正廷哥呢!”
“是啊,为了感谢你,我把蔡徐坤给你找来了,”黄明昊看了看墙上的时钟,“还有十分钟他就要来接你了。”
范丞丞听到这话一脸不可思议:“你有毒吗老哥?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最近和他闹矛盾了!”
“所以我把他找来让你们俩赶紧和好啊!”
“对不起,不行!这就告辞!正廷,晚上电话聊!”范丞丞喝完最后一口椰汁西米露后,拿上衣服就赶紧离开了。
“好!”朱正廷站起身来冲范丞丞笑。
朱正廷刚想继续擦桌子,就被黄明昊逼到了墙角。
“怎么了昊昊?”朱正廷眨了眨眼睛,一脸茫然的看着黄明昊。
“我不喜欢你对别的男人笑。”
“那是丞丞诶…”
“范丞丞也不行!”说完,黄明昊堵上了他的嘴,撬开朱正廷的贝齿,粉红色的舌头等不及的伸了进去。
“唔…”朱正廷被亲的喘不过气,想要把黄明昊从自己的身上推开。
两片嘴唇分离,扯出了一道暧昧的银丝。
“贝贝,”黄明昊在朱正廷耳边吹气,“以后只许对我一个人笑。”
“好。”
08.
最近黄明昊过的很是舒坦,把朱正廷带回去成功的见了爸妈后顺便定了个婚期。
听说订在普吉岛,而且据说那里的大海风光很美。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黄明昊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喝过热可可了,他已经完全不需要那个东西了。
朱正廷问他为什么,他说:“正廷,你不知道吗,”
“你之于我,就是我的sugar high。”
END